雷落大人

长弧期,产量极慢,偶尔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杂食向无雷点,最近吃上了冷cp,之前混k现存es,手残党,画画之类的技能点为零…

本来是想着高三忙里偷闲也能写点什么的,现在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太忙了,根本就没时间更啦,就很内疚……

绘力down
幼毛一只
越活越回去了完全不会上色……

凛泉/一周的记忆6

再一次擦边球,冒着被打的风险
————
都说宿醉是会失忆的,但是濑名泉却完全没有,濑名泉醒来之后脑袋重得抬不起来,令他烦躁的是昨晚发生的事情他都记得一清二楚,包括羽风薰那个混蛋以游木真为要挟灌他酒的事,还有回来之后,朔间凛月平静的眼神。
濑名泉看到床头放着的汤茶仍冒着热气,底下垫着的纸条说明了这个东西的来源与用途,不过作为医生的他这点常识也还是有的。
濑名泉把汤给灌了下去,朔间凛月虽然看起来懒洋洋的但是在厨艺这方面意外的好,只不过有的时候卖相十分让人不敢恭维…不过幸好只是一碗普通的汤而已。
濑名泉路过了凛月的房间往里张望了一眼,凛月的睡相不算很差,他依旧带着他心爱的眼罩,凛月在被子里蜷成一团,从鼓鼓的被窝可以判断他手上还抱着什么又软又大的东西。
估计是枕头吧。
“我出发了。”
濑名泉小声的念了一句然后把门缝拉上不至于对面敞开的窗户能够透进阳光。照旧贴好便签,然后换上鞋子出门。
*周四
看着那个依旧在灯下埋头查找资料的那个银色的背影,凛月叉起一块蛋糕,塞进嘴里。
虽然说他也想快一点恢复记忆,但是与濑名泉不同,他并没有任何头绪关于自己的记忆。
自从那个夜晚之后,濑名泉也没有任何的改变,凛月尝试过心理斗争,在侵犯别人的隐身和直接询问两个选项中摇摆不定,但是时间是不会停留的,在他处于犹豫之中时凛月想保存的珍品将越来越少,这使他开始烦躁。
凛月决定开口问,即使他早已翻动过那些濑名泉只是遮掩却并没有想过要隐瞒的东西。
毕竟只是一味的猜测是不可能得到完全正确的答案——正确的答案可能不得不需要问题本人的帮助。
凛月想了想,选择了一个大胆而又直接的问法。
“小濑~我们上过床吗~?”
濑名泉被凛月突然的话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不过好在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脑子里还顺带思考了一下凛月的本意理由动机以及他回答的内容。
濑名泉扭过身子左手搭在椅背,右手仍然握着笔扶在桌面,他皱了皱眉正想开口——
“开玩笑的。”
濑名泉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更改了原来要吐出的话语,心里隐隐的是松了口气。
“我说——你是不是有点太闲了啊睡熊~?这种玩笑一点都不……”
“小濑总是皱着眉头,不放松一点可是会长皱纹的哦。”
突然被打断的濑名泉一愣,此刻凛月的话语似乎与什么重叠了,不知道是记忆中的声音还是面前这人,把他刚刚平静的心窝敲出一层层涟漪。但是让他的心止不住的跳动的更是之后的话。
“我想问的是,小濑,喜欢我吗?”
濑名泉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只好把椅子转个面带着自己的身体,他弯下身子来,用手肘以支撑,双手手指交叉托着他的脸庞,他一边想着该怎么回答才好,一边无法控制的问了问自己。
我喜欢凛月?
仅仅是喜欢的话,那很正常……
濑名泉抬头看着突然近身的凛月,吊灯的闪亮头一回让濑名泉觉得碍事,那让他睁不开眼,凛月手上仍然抓着那个已经成为他专属的枕头,他蹲下与濑名泉平视,大腿与身体间塞进个软绵绵的东西显得他十分圆润无害,凛月把双手手横搭在膝盖上,然后把头也往前靠了过去。
“我的时间很短,小濑。”
濑名泉看见了,凛月歪着的脑袋露出了笑容,就像失忆之前的凛月,温柔的笑着。濑名泉离开了椅子,高度差让他低着的脖子十分疲惫,他配合着凛月,面对他,单膝触地蹲坐着,与凛月平视。说到底,凛月也还是凛月,即使他少了写记忆。
凛月光着的脚踩在柔软的毯子上,毛毛的触感让他感到痒痒的不适应,但是那也保证了他的足心不至于过凉。凛月空出一只手,附上了濑名泉的侧脸,凛月赤色的双眼与对面的晶蓝对上,用着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
“不要让我等待。”
濑名泉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
凛月想起了那天晚上的那双眼睛,现在眼前的景色和那时一样,推动了凛月的心。
那时候,小濑想做什么呢。
凛月有点失神,他缓慢的靠近濑名泉,他隐隐约约看见濑名泉闭上了双眼,然后他也失去了视觉。在无法看见的情况下,凛月准确的触碰到了那干燥的唇。轻啄后又离开,再迫不及待的交贴融合,不停的喃喃对方的名字,最初的位置与姿势早已改变,用力收紧的双手几乎要把人融入体内。凛月指尖自下而上悄悄点过腰脊,另一只手也不安分的摸上了濑名泉的小腹,也许是那股冰凉触醒了濑名泉,他抓住面前那只不安分的手,小喘着粗气,把凛月推远了些。
“停下,凛月。”
出声的瞬间俩人都愣了一下,濑名泉有些懊恼的站起来。看着凛月的表情变回平静,甚至带些低沉,一边整理身上的衣服,一边用不太自然的声音扔下一句话,然后转身飞快的走向浴室。
“我去洗澡。”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嗯,前段时间因为身体的缘故没有更新,虽然有一大部分是因为卡住了。
卡文,嗯,卡文。因为想着如果一天一章的话这也太慢了,一周一章会不会有点敷衍诸如此类的考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另外今天亲戚过生日,家里要被两个不满十岁的姑奶奶闹翻天了…

嗯……最近更新应该会很慢很慢很慢,因为体育祭2来了,我是栗p,嗯。因为快开学了,我的作业还没动,嗯。
只能加快进度,快点写快点争取暑假之前结局掉他,关键是时隔太长我原来想好的结局都忘了,随便结局又太草率,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写个结局比较好。嗯…走一步看一步吧只能。

凛泉/一周的记忆5

有擦边球……不知道会不会被封x
——————
约会果然还是去游乐场呀游乐场。
游木真这种宅向角色当然是不可能来过这边的,况且游木真的家庭环境并不能算是好,当然也并没有与那过分严厉的父母手牵手来游乐场坐旋转木马的经历,即使如此,游木真也不是对游乐园一无所知,关于某个游乐园有什么这种事情查查就清楚了。
濑名泉在带着游木真把游乐园逛了一圈之后,天已经开始昏暗了。即使刚开始是兴奋忘我在经历那么多设施的摧残后游木真也得面色发白,相比之下身体好很多也仍处于兴奋状态的濑名泉脸色奇迹般的依旧红润。
濑名泉领着游木真在大门附近长椅坐下休息,在对游木真稍微叮嘱之后走向了饮料贩卖机,游木真喜欢的东西濑名泉一清二楚,但是濑名泉喜欢的东西除了他自己的父母大概只有朔间凛月知道……不过现在看来可能也没有人知道了。
说到底他和凛月也只是互相索取的关系吧,凛月依赖的人是衣更真绪,亲近的人是朔间零,他什么也不是,只是他曾经的队友罢了——但是,现在的他连他曾经的队友也不是了。
濑名泉懊恼的拿起从贩卖机摔下来的那罐碳酸饮料。再次投币正要买第二罐的时候——
“哟!濑名。”
他听见了羽风薰的声音。
*
濑名泉带着笑容把冷饮交给了游木真,然后转过身,冷眼看向羽风薰。
“…别紧张嘛濑名,念在三年的同班情谊上,笑一笑?”
羽风薰尴尬的避开濑名泉如针芒的眼神,转身靠坐在长椅扶手上,然后望向旁边不远处一群女孩子的其中一个,开口
“我是陪她来的啦——还在在相处的阶段。然后看到了一个受人瞩目的银发的家伙,我就在想是不是濑名你,就过来了。”
那群女孩子其中一两个偶尔偷偷的往这边看两眼,小声的和羽风薰的朋友交流两句,轻笑的互相打闹。
“游君,玩累了吧?我们回去。”
濑名泉并没有理会羽风薰的套近乎,这种状况在社交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遇到。
“喂,濑名,这么久不见了,去喝一杯吧?”
像是借着联谊趁机想套个关系的男男女女。
“我请客哦。”
濑名泉肯定对这类事情不感兴趣,手收紧握住了游木真的手腕,拉着他要走。
“濑名——给个面子吧。”
濑名泉回头,羽风薰略带苦恼的神色与他本人的性格十分不协调,羽风薰对濑名示意了那群女孩子,当濑名泉望过去之后女孩便慌张的错开视线。
“那个……濑名前辈……?”游木真扯了扯濑名泉的袖子,把濑名泉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那个……聚会,去了也没关系的。请不要在意我!”游木真有些神情复杂。
既然游君都这么说了……
反正那只睡熊有他的青梅竹马在照顾,而且他也没必要在意一只失忆的睡熊的想法。
“看在游君的份上,只是去一下也没关系——。”
“啊濑名!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同意的嘛♪”羽风薰瞬间凑上前妄想和濑名勾肩搭背。
“那个……濑名前辈。”侧身躲开的濑名泉听到游木真的声音马上褪去冰冷面带笑容的转向身边的游木
“怎么了游君♪难道说游君反悔了吗?那真是太好了游君我们现在就走……”
“我的手很疼,濑名前辈…”(……
*
夜晚,衣更真绪只能留下一顿丰盛的晚餐和一大堆啰嗦的叮嘱,一边抱怨着濑名的失约一边收拾匆忙的赶回家。现在凛月又变成了一个人,前一秒他还笑着与真绪开玩笑让他不要担心,大门一锁,凛月就已经笑不出来了。夜晚的作息让他现在不至于睡着,但是心理十分疲惫的他无法控制的让自己趴在桌上。
凛月盯着眼前的饭菜,脑子里不断的思索着两天内的一切,希望抓住点什么。但是那样的行为缺只能一遍一遍的把凛月的内心压的无法动弹。
真绪对泉的了解也只是从一个叫游木真人身上得到的——“凛月你不是和濑名泉住在一起吗,他的事情其实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吧。”这么说着,反而加重了凛月的痛苦。
如果他是最了解濑名泉的人,那么现在又该怎么办啊?
明明有很努力的想记住,去回忆,但是什么也得不到。最后到那一天脑子依旧会一片空白吗?
啪嗒的解锁声让凛月坐直了身,他看见濑名泉动作缓慢的开门,换上室内鞋,脱下外套挂上,有时候甚至要停顿好一会儿才有下一步动作。凛月有些担心,不过更多的是有些感兴趣,他出口提醒。
“小濑?”
“我……没事,你不要靠近我。”
濑名泉有些模模糊糊的回答道,并且伸手拒绝了站起身的凛月的帮助。凛月站在原地看着濑名泉有点艰难但努力想维持原状的样子,看着濑名走向沙发躺下,凛月当然不可能乖乖听话。
他走到了濑名的面前,发现濑名泉脸色也带着略微的不正常,伸手去探附在濑名的脸颊上,手背传来的不正常温度,结合濑名泉的反应,凛月断定濑名泉喝醉了。当凛月想把手缩回去的时候,手心突然带来的轻盈触感让凛月的心跳开始混乱。濑名泉的指尖像羽毛一样轻轻的滑过了凛月的手心,触触离离的往手壁走去,濑名泉的指尖停在了手腕,眼睛艰难的半睁皱了皱眉头。
“睡熊……?”
“是我♪”
濑名泉平时那独具特色的声线带上了一丝闷闷的鼻音。每一个字都像带有强力的音波连带的震动了他的心脏跳动的加快。在听见凛月肯定的回答濑名泉像是安心了一样松了松眉头,同时握紧了凛月的手腕,像是在做什么斗争又松了松,再握紧,然后一把扯下凛月把他压在宽敞的沙发上,凛月的睫毛颤了颤,任由面前的人调整舒服的姿势却刚好无意识的蹭上在自己胯上某处。
凛月的双手被压在头的斜上侧,濑名泉盯着凛月猩红的双眼,那眸子里的平静让濑名泉内心越发的烦躁,但那平静又仿佛要把濑名泉吞噬,让他移不开眼,让他不自觉的想要亲吻上去。
濑名泉缓缓下垂的脑袋不断的拉近俩人的距离,那凌乱的黑发,美丽的赤红,透白的脸要让濑名泉遗忘了一切,濑名泉闭上了眼,然后吻上了凛月的额头,就失去了力气,睡在了凛月身上。
凛月松了松紧握的拳头,任由濑名泉以跨坐的姿势趴在了自己身上。即使这样他快速跳动的心将可能会透过他的胸腔传达给濑名泉的心脏。
“对不起。”
凛月说。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没错,终于把濑名泉灌醉了!本来还想进一步发展的,但是以凛月的角度他俩才认识两天呢!以及凛月是在内疚对自己这么好的大家,没有记住他们的事情,像宵宴啦感觉凛月心思其实挺细的,而且晚上好像很害怕,还容易多想的样子,就这么写了!
……虽然在梦之咲早就大家被温暖了的凛月,但是这时候的他也不记得那些事了,就是从头开始的感觉,这时候谁对凛月好谁就能拿下哈哈哈哈!(闭嘴)
毕竟是谁都不记得了嘛。濑名泉加油(。
最后!差点忘了!!!祝晶爹生日快乐!x

凛泉/一周的记忆4

留了面包和牛奶在冰箱,贴上便签,濑名泉出门了。
濑名泉的职位在内科医生里算是比较轻松的,毕竟谁也不会闲着没事把自己脑袋弄出什么大问题。
不过即使如此身为医生翘班是不可能的,即使无聊他也得坐下去。
濑名泉拿起终端,翻看着通讯录。
说起来已经好久没有和游君一起吃过饭了啊……
濑名泉翻看了一下存在手机里的属于游木真的课表,在星期二那一栏。
很好,游君中午有很多时间。

To 游君
游~君~~~♪很久没有见面了吧?哥哥很想你哦~中午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附加地址)
位置已经定好了♪
From濑名泉

至于朔间凛月…那家伙扔给他的青梅竹马照顾不就好了。
濑名泉无视掉心底的不自在,冷冷的想到。顺便把另一条短信也发了过去。

To 衣更真绪
中午有事不回去,凛月在我家。
From濑名泉

衣更真绪认命的向凛月的手机拨过电话,得到 的忙音验证着凛月的性格几乎没变的事实。真绪揉揉疲惫的双眼,打算着在这节课完了之后溜走。
凛月压紧了枕头下不停响还带着着震动的烦人物体,皱紧了眉头就是不想睁眼。好不容易煎熬过音乐停止此刻身体却完全被闹醒,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在确认了自己确实已经没法睡着后,沉着脸坐起身。
不能原谅…
打着哈切打开了冰箱却发现冰箱里全是调配过的“合理饮食”。
小濑是医生来着…
打着哈切在沙发上瘫下,左手面包右手牛奶,眼皮钓鱼的看着电视里的无聊电视剧。
“你根本就不爱我!你只是出于内疚才和我在一起的吧!”女主角悲情的撒着泪推了把男主角,男主角踉跄两步然后往前走想抓住女主角肩膀,结果却被甩开
“你听我解释……”
“骗子……”女主角甩着泪往马路跑,结果当然是被车祸了。
“噗嗤……”凛月循声向侧边抬眼却发现是个不认识的身影,不过有点眼熟的样子。
“凛月你也太无聊了吧,而且为什么不关门啦!虽然你已经成年了但是你也失忆了吧?一个人在家这样是很危险的!”衣更真绪把那两本教科书放在桌上,一边说着进入了厨房寻找可以用的食材。
后知后觉的凛月反应过来对方是在笑他刚才有气无力的捧读电视剧台词的事情。不满的哼哼两声,刚想出口问他是怎么进来的就想起自己刚才艰难的跑去楼下买零食的时候并没有锁门,回来已经又困又累,更别提记得锁门这件事了。只好转口问他其他。
“你是…”
衣更真绪翻动冰箱清点物品的手顿了顿,然后又恢复了正常,心情复杂的皱着眉思索着要怎么开口
“啊…我是你原来住的地方的邻居!……衣更真绪,我叫衣更真绪,呃你看,那天早上你不是跑出去了吗,就是我把你送回来的!突然倒在我家门口还以为你又出事了吓我一跳啊!”
嗯…青梅竹马什么的也说不上吧……
衣更真绪把冰箱门关上,掏出钱包清点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积蓄。抬头刚想询问凛月想要什么就看见被凛月搞得乱七八糟的桌子,一边老妈子一样叮嘱一边赶紧的冲过去快速的收拾。
真绪弯着腰侧对着凛月,零食碎片撒的到处都是,导致擦了桌子不够还得清理沙发和地板,嫌头发麻烦的真绪刘海往上翻扣了起来,头发后稍相比之下略长触及脖颈,凛月眼尖能隐隐约约望见两个比肤色暗的小点隐藏在摆来摆去的暗红色的发丝下,那是一个很明显的,特殊的咬伤。
“疼吗?”
凛月的手贴着真绪的脖子让真绪停了动作,真绪有些僵硬的把凛月的手移开直起身与凛月拉开了距离,然后马上恢复了正常。
“怎么了突然的?这个早就不疼了!倒是你难道想起了什么?如果想什么起来要告诉我和濑名医生啊!说不定对你恢复有帮助!”
凛月没有回答,那个伤痕确实可以证明凛月自己对真绪的信任,对于真绪是谁的问题凛月已经不在意了——比起那个凛月更想……
“小真…?唔~关于濑名泉的事情,小真知道多少~?”
*
“那个…濑名前辈……?还没有点完菜吗……”
战战兢兢的游木真把濑名泉在外游的神喊了回来,游木好不容易有一个下午的空闲结果被濑名泉强行约走,把游木真原本打算在房间要将游戏里那个难关攻克的计划给打乱了。
看来只能等下次了。游木真内心流着泪。
“啊?啊、游君等急了吗?别着急哥哥马上就好了,没想到游君是那么期待与哥哥的二人世界啊~啊……哥哥真高兴呀♪”
濑名泉脸上带着灿烂的令人害怕的笑容,把刚才那一瞬间对凛月的担心抛之脑后,絮絮叨叨的和游木真聊了起来。
说是聊天大概也只算是濑名泉单方面的提问和倾诉,游木真只是点头摇头哼声和低头往嘴里不停的塞东西。
濑名泉不急不慢的夹着面前的菜一边望向玻璃窗外面,这条街的装潢和布局都很清雅,因为这个消费也比较贵,所以人也比较少,环境也很宁静,濑名泉十分中意这里才会将游木带过来。
说起来之前他也带凛月来过一两次,不过凛月白天基本没有清醒的时间,晚上太晚这条街的铺子基本就关了,凛月的时间差根本没有什么条件白天出来约会,晚上约会也基本是那种看部爱情片就走旅馆的套路,丝毫没有普通恋人甜蜜约会的气氛。
说起来衣更真绪已经在自己家里了吧,凛月那家伙肯定懒得动,要他去真绪家是不可能的吧。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濑名泉有些得意起来。……也不知道衣更真绪和失忆的凛月相处的怎么样。
“游君别着急、慢点吃~♪”濑名泉的头转回来,手背撑着那张干净的让人失神的脸,晶蓝的眸子里带着与他平时不符的温柔,濑名泉带着的笑容温柔的开口,差点让游木真噎死。
“游君~我们去约会吧♪”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今天的死男人活动真是太刺激了…兴奋的我差点想提前发出去,然后我忍住了……(逃走)

本篇没有特殊意外的话……我原来的打算是写中长篇,大概七八章就完结的样子,原定的剧情也是凛泉。
不过现在已经一个月过去了…嗯……
cp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不会变的……不过也有可能我……突然想写be什么的…一切看走向吧!
遵从自己的心(闭嘴)

凛泉/一周的记忆3

早早的就出门了的濑名泉,坐在自己办公桌前发呆了很久。
今天是周一,是各大上班族忙碌的日子。也是…
濑名泉带着办公椅转了个方向,面向窗外的景色,桌上摊着各种资料,这个时候的濑名泉只需要稍微转动脑袋就把东西看全。
如果朔间只是伪装作失忆…
规律的敲门声打断了濑名泉的思维,抬头看了看挂着的指钟,指着数字十的短针与长针近乎形成个直角
思量近期的预约顺手将眼镜架上鼻梁,平声开口。
朔间?不…那家伙怎么可能那么早。
“请进。”
濑名泉抬起头,推开的门外面站着的是一个熟悉的红发的身影,那个人带着略显尴尬的笑容,稳了稳背上那个睡的死死的人。
“那个,濑名前、医生,上午好?”

凛月被濑名泉安排放在了旁边的床上。
朔间凛月是在真绪的家门口被发现的,鬼知道这个家伙一觉醒来第一件事是回家啊?…估计是对家里某个人有抵触…即使朔间零不在家也不想进家门,他就心安理得的在真绪家门口躺下了。然后再被结束了上午课程的真绪发现…
“…反正也闲着没事,我就把凛月带过你这来了。”名为衣更真绪的赤发男子爽朗的笑着,脸上的表情显然是对凛月带来的麻烦习以为常,反而是带给濑名泉一种“我家凛月麻烦你了”的感觉。
啊啊…有点火大啊。
照常对凛月开始常规检查,然后对着迷迷糊糊的凛月重复着上次已经介绍过一遍的措辞。朔间凛月依旧是一脸迷糊的不知东西,半眯的眼睛似乎马上就要倒地。
完全变回陌生人了。
即便如此濑名泉仍然在工作结束之后尽职尽责的将人待会自家详细的重复了一遍最开始的各种缘由。
入夜。
凛月抱着靠枕乖巧的躺在书房的沙发上,只要抬眸就能瞥见那人的背影,桌上的台灯照亮了濑名泉的脸,但是凛月看不见,他只能看见濑名泉不论如何都是直挺的腰背,或是那份熟悉的认真、与执着。
…原来的小濑…也是这样的性格吗?
凛月的心里隐隐约约有模糊的印象,由三个人到五个人,一同追随着,然后被打败,紧握的五指两两相撞,在心底划出小小的一块。
凛月紧了紧怀中的靠枕,把一半的脸都埋了进去。
里面有小濑吗?

濑名泉伸展腰身,骨骼咯嚓作响,回头看了看,朔间凛月已经在沙发上七倒八歪的呓语。
濑名泉反手撑在桌上,摘下轻巧的金丝边框的眼镜收入盒中
“真是的……超~烦人。”
濑名泉把凛月的手臂架在肩上扶好。
濑名泉曾经有一段时间十分执着于游木真(虽然现在也是),朔间凛月仍然在依靠着衣更真绪,两个人各有执念。
朔间凛月对他的感情,他并不清楚,不过…
“快点想起来啊…?”
濑名泉用手背蹭了蹭凛月的额头,把遮住凛月那双好看的眼睛的额发撩过一旁。
凛月晚上是不睡觉的。但是濑名泉的作息却精准的吓人。
在辛苦的把凛月那个累赘拖回房间后钻进被窝的濑名泉也早早的就进入了梦乡。凛月紧抱着目前属于自己的枕头小心的缩在床头,他只要动一动就可以碰到他旁边有着银发的某位医生。
夜晚从来都是凛月的大敌,一个没有办法消灭掉的敌人。
指腹的粗糙与厚实让他几乎耐不住想要触碰作为武器的黑白琴键,但是濑名泉是个医生,在不济也是个模特,怎么可能会有乐器。
柔和的月光相比烈日必定更讨人喜欢,但是那两样东西本就属于一体,说到底,想在其中分出讨厌还是喜欢,根本就没有意义。
既然要讨厌的话,要一起讨厌才对吧。
正对着床头的窗帘没有拉紧,窗子细心的留出小节不至于封闭整个房间的空气。流动的窗帘把月光倒了进来,银白与黑的交界在凛月的脚边游走。
濑名泉的身体像是铺上一层圣光,耀眼极了,差点让凛月真不开眼。
就算是月光,他和太阳仍是同一源,靠太近了,也仍然会受到伤害吧。
凛月把枕头抓的变形,把脸埋了上去。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唉…不知不觉我也高三了,学业加生活加社团肯定会很忙,于是不知不觉就让自己假装忘记了这边。但是灵感来了就挡不住呀,想写的东西果然还是写下来才舒服!

前面一千字基本是一个月前丢的稿子了,后面觉得太少就加了四百字,这章应该是是第二个星期的过渡吧,基本没啥剧情,估计以后还会慢慢写的,本来过渡这里比较难写的,我也想不出来俩人要怎么面对好,一笔带过又太敷衍了,所以写的有点突兀……希望能多多包涵!!

对了真绪的身份是在读大学生,大概是大四的样子…凛月…嗯…凛月嫌麻烦就、没有读了……

小鱼苗和渣像素,总之性转真好q…

p1周年庆的线稿,用来掩饰后面的栗子x
p23凛月性转,r15(?)大概可能也许…